指数显示
操盘必读 > > 正文
云南白药炒股亏15亿,靠不务正业混日子?
来源:首席商业评论 2021-11-07

10月27日,云南白药发布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83.63亿元,同比增长18.5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51亿元,同比下降42.38%。 营收增长近两成,净利润却下滑超四成,究其原因,是因为炒股亏了15亿元。 三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为-15.55亿元,也就是上市公司炒股的浮亏。 实际上,今年上半年,云南白药炒股已经开始亏损。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8.62亿元。 炒股导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也引发了投资者的不满,有投资者怒斥公司不负责。 面对投资者的质疑,云南白药10月28日回应称:已经收到了来自各方的批评指正,会逐步优化结构和逐步退出证券投资。 早在2019年,云南白药就开始在投资方面“大展拳脚”。2019年,出资5000万美元,以基石投资者的身份投资中国抗体。2020年,又投入超百亿元资金,买入了伊利股份、腾讯控股和小米集团等股票。 云南白药的这种行为被市场解读为“不务正业”,机构投资者逐步选择“撤出”对云南白药股票的持有,数据显示,2020年1季报的时候,机构持股占云南白药的流通A股比例为45.99%,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已经降至34.80%。 01三位海外基金经理对云南白药调研21世纪经济报道显示,云南白药11月1日上午披露了一份“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Takamitsu Nishikawa(驻日本投资组合经理)、Andrew Sergeant(驻伦敦投资组合经理)、Stephen Lieu(驻香港投资组合经理兼证券分析师)在10月29日通过电话会议进行了联合调研。 本次调研的三位投资组合经理都是富达管理研究公司(Fidelity Management & Research Company)的基金经理。他们向云南白药提出了两个主要问题: 第一,“公司健康品事业部目前的最新业务是什么?” 云南白药回答: “肌肤AI私定精准管理方面,采之汲板块继续以‘O2O’模式运营,通过采之汲app的触达,持续强化品牌渗透率,当前,采之汲检测点已布局云南、上海、江苏、安徽等4省份直辖市,覆盖共15个地市级城市”,“口腔智护方面,2021年9月16日,以‘智护健口逐光至善’为主题的云南白药口腔医学健康发布会在北京召开。此次发布会上,重磅推出一款云南白药口腔护理升级新品——云南白药智护冲牙器。” 第二,云南白药“未来的战略布局如何有效推进,以带动新的增长点?” 云南白药的回答是:“从预防、检测、治疗、康复等方面,围绕中药、骨伤科、口腔护理、皮肤管理、女性关怀等业务赛道,在擅长的领域为老百姓提供触手可及的全方位健康服务。今后将基于药品、健康品、中药资源、天颐茶品等现有业务板块,围绕中医药、骨伤科、肌肤管理、口腔护理等战略赛道进行新产品布局。” 笔者认为,云南白药在药品这一主业基础上积极拓展其他相关领域业务。健康品、肌肤管理,口腔护理,甚至茶品,云南白药似乎正在极力淡化单纯的“药品”公司标签。 “肌肤AI私定精准管理方面,采之汲板块继续以‘O2O’模式运营,通过采之汲app的触达,持续强化品牌渗透率”这样的措辞表示,公司正在大力发展保健品和日化产品,也会利用新的营销技术来拓展业务。只不过,原先对云南白药的品牌感知还主要在中药企业龙头的概念上。 不过,企业拓展业务无可厚非,但基础业务或者主业是不是足够强劲呢?护城河够深吗? 02研发费用不足1%,云南白药不如片仔癀今年8月,云南白药因生产、销售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技术要求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云南省药监局对其不合规口罩35095只进行没收并罚款110299.15元。 今年年初云南白药的股价一度最高上涨至159.38元,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但截止到11月5日,其股价已经跌落至89.32元,市值1145元。 云南白药曾一直稳坐“中药第一股”的宝座,却在去年8月份被片仔癀反超,截止到11月5 日,片仔癀总 市值达到 2530 亿元,云南白药为11 4 5亿元,市值差了超过1385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片仔癀实现的营业收入为61.12亿元,同比增长20.55%,净利润为20.11亿元,同比增长51.36%。对比发现,片仔癀的营业收入仅为云南白药的21.55%,而净利润已经占后者的82.05%。 从利润率增长来看,片仔癀远超云南白药。2017年到2019年,片仔癀的扣非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8.4%、44.97%和20.53%,复合增长率超过35%。同期云南白药仅为3.01%,4.91%和-24.5%,复合增长率为负。炒股造成的巨大亏损,让云南白药的处境尤为艰难。 片仔癀仍在发力高端中药。去年,公司出资4447.59万元控股龙晖药业51%股权,后者核心产品除了独家品种参龟补肾口服液,还有安宫牛黄丸(双天然品规)、西黄丸(双天然品规)、鹿胎膏等传统经典中成药。龙晖药业与片仔癀肝病药物的客户群体有所重合。 云南白药的发力重点似乎不在老字号药品,而在日化品。 近年来,布局10多年的云南白药牙膏已经成了公司净利润的基本盘。云南白药的牙膏不仅做到了国内市场第一,且支撑了公司净利润的半壁江山。今年上半年,以牙膏业务为代表的白药健康净利润15.10亿元,占公司扣非净利润的80.11%。 然而,云南白药的牙膏业务也会有天花板,未来或将独木难支。云南白药还在寻求产业多元化,除了工业大麻、美肤等外,备受关注的是,公司拟112亿元入股上海医药(18.030, -0.37, -2.01%)(18.310, -0.34, -1.82%)。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白药研发费率偏低。2020年,其研发支出为1.81亿元,同比微增4.02%,研发费率为0.55%,远低于行业水平。同期,片仔癀的研发费率为1.50%。 03老字号的主业不断被弱化1902年,22岁的彝族山村大夫曲焕章,结合民间医药及马帮行医经验,研制出了主治跌打损伤、内脏出血的“百宝丹”,即云南白药的雏形。诞生之初,云南白药就被冠以“奇药”之称,在抗日战争中一度创下年产40万瓶的纪录。 1955年,曲焕章的妻子缪兰英将“百宝丹”的处方和技术贡献给国家,更名为“云南白药”。次年起,云南白药配方被列为国家最高保密等级——绝密级,保密期限为永久。 随着生产逐步规模化和专业化,云南白药于1993年登陆深交所,成为云南省第一家上市公司。当时,公司的拳头产品是云南白药系列药品,如胶囊、散剂等。但由于业务单一,直到1997年,公司收入才首次突破亿元。 为了扩大公司规模,1998年起,云南白药开始了多元化之路,逐步形成了药品、日化品、中药资源和医药商业,四大板块的业务格局。此后十多年,公司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0%,扣非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36%。 直到2011年,云南白药开始进入低速增长期。2016年之后,公司业绩增速更是下降为个位数,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9.94%,扣非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1.79%。百年老店进入了瓶颈期。 日化板块是云南白药多元化最成功的布局。该板块中九成以上收入来自于云南白药牙膏系列,2020年,云南白药牙膏的市占率已经达到22.2%,位居行业第一。 同年,公司口腔清洁用品收入为54亿元,占公司总收入比重约为17%,但净利润高达19亿元,占公司扣非净利润的71%。 自2017年开始,云南白药牙膏产品销量增速放缓,连续两年低至个位数。由于多元化发展,传统的药品板块在收入中占比已经下降至15%左右。 云南白药近些年发展遇到的瓶颈很难突破,发展方向混乱,过度依赖日化、保健品类,而扎扎实实的医药主业在被不断弱化。 老字号未来的核心战略该怎么走?这取决于公司核心能力,也取决于股东和管理层的意志。 04谁的云南白药?炒股亏了15亿,大众们不得不问,云南白药是谁的,股东们都有谁? 早在2009年,云南白药就被人“盯上了”。 2009年9月,曾被誉为“福建首富”的陈发树,与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红塔集团(国企)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陈发树以22亿元收购红塔集团持有的云南白药12.32%的股份。 爽快的陈发树,很快就把22亿元给到红塔集团。钱打过去了,但陈发树的股份一直没拿到手。不久,红塔集团主管单位中国烟草总公司以“为确保国有资产增值保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不同意上述股份转让。 该案最终闹到最高人民法院,经过5年时间的漫长诉讼,陈发树最终未能接过该部分股权。最终红塔集团退给他22亿元本金和760万元利息。 不服输的陈发树开始在二级市场上发力,2015年,他豪掷32.73亿元获得云南白药4.25%的股份,跻身前十大股东。 陈发树 2016年,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旨在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引入民间资本,确保企业发展资金的长期稳定。 2016年12月,新华都向白药控股(非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增资约人民币254亿元,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将由云南省国资委持有其100%股权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集团各持有其50%股权。 随后的2017年6月,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江苏鱼跃及白药控股又签署了《增资协议》。据当时约定,通过江苏鱼跃对白药控股单方进行增资,交易完成后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和江苏鱼跃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截止到目前,云南国资监督管理委员会持有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48%的股份,福建新华都持有41%,江苏鱼跃科技持有11%。 据天眼查显示,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目前只有一家公司,也就是这次炒股巨亏15亿的上市主体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华都和云南国资通过云南白药控股公司,分别持有白药集团25.04%、24.27%的股份。云南白药集团另外的股东分别为:云南和合集团(国企)持有8.14%,江苏鱼跃科技持有5.56%,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有5.66%;其他均为低于2%的小型股东。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云南白药依然算得上是一家国有企业。 从2019年开始,王明辉为云南白药董事长,陈发树任联席董事长。 这次云南白药被媒体痛批不务正业,炒股投资失败,媒体普遍认为其中的主要原因,都指向陈发树。 陈发树,是福建前首富,一位炒股的高手。今年二月份,笔者曾发文《福建前首富,中国股神陈发树的资本江湖》,详解陈发树如何从一个木材小贩成长为持有云南白药、新华都、隆基股份等等金牛公司,身价超过500亿的资本大鳄。 05云南白药,金字招牌不要毁在资本手中云南白药创始人曲焕章一生传奇,充满英雄故事。 1914年,曲焕章返回故乡,通过多年的苦学苦钻,反复研制,终于发明了曲氏白药,1916年经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检验合格,列为优等,公开出售。当时的云南都督唐继尧称赞曲焕章的白药为“药冠南滇”。1933年至1935年,随着白药声誉的不断扩大,胡汉民题“白药如神”,蒋介石题“功效十全”等匾额。 1938年“七·七事变”后,云曲焕章为抗战尽一份力量。捐献三万瓶百宝丹(云南白药)给两军全体官兵,对台儿庄战役的胜利作了贡献。 1938年,曲焕章被国民党接往重庆,要求曲焕章把秘方交给中华制药厂生产。曲焕章拒绝而被软禁,后忧愤成疾辞世。 1956年2月,全国解放后,曲焕章遗孀缪兰英把白药秘方献给了新中国,由昆明制药厂生产,并且将曲氏白药更名为“云南白药”。 历经100多年,云南白药理应在中华医药的宝库之中发挥更大价值,专注中药发展,将传统国宝发扬光大。 但从旁观者来看,在做药与赚快钱之间,云南白药似乎本末倒置,迷失初心久矣! 此外,云南白药的战略似乎有点拧巴,药品研发投入不够,日化业务也遇到瓶颈,急需董事会明确战略重心,至少不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对外投资上,尽快加大研发力度,夯实药品主业,研发出更多惠及普罗大众的药品,以此也基业拓展相关日化与健康品业务,而不要盲目追风赶潮流。

免责声明:新闻资讯内容均源自第三方,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指南针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 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Copyright(C) 1999-2018 Beijing Compas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1402010561号 京ICP备05002498号-3    (中国证监会许可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证券投资咨询)机构)

北京指南针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Tel:86-10-82559988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