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显示
操盘必读 > > 正文
只有内卷的企业 没有内卷的市场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20-11-02

华为内部论坛转发的一篇有关“内卷化”的文章,让这个人类学和经济史理论中使用的一个冷僻说法变成了热词。如同“黑天鹅”“灰犀牛”等流行词汇,“内卷化”同样具有解释一切的魔力。 作为一家永远将“凛冬将至”的口号挂在口头上、融化在血液中的企业,华为的远见总是能够通过其内部邮件或者论坛等途径及时地传播到外界并引起波澜。 “内卷化”最早由人类学家用来描述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的农业生产。在这个人口稠密、土地肥沃的地方,由于缺乏资本,土地数量有限,劳动力只能不断填充到水稻生产中,形成低水平的精工细作。这种生产方式在农业社会长期持续——劳动的大量投入并不能带来收益的显著提高,只是不断地重复简单再生产。 后来学者把这个词汇用来描述明清时代的中国社会,看起来也十分具有解释力。“内卷化”似乎一语道破了为什么中国发达成熟的农业经济没有孕育出工业革命。而在欧洲的低地国家和英国,农业社会却突破了内卷化,创造了工业革命的奇迹。 “内卷化”描述的是一种表现出积极进取状态的“停滞”,这是各行各业的人们争先恐后地爱上这个词汇的原因。与“停滞”“衰落”“萧条”所散发出的懈怠、灰心和惨淡相比,“内卷”的画面不算难看,甚至依然展现出一种虚假的生机勃勃。 当人们把“内卷化”的帽子分别戴在社会、行业、机构和个人的时候,都可以脑补出很多精彩的画面。“内卷化”最适合描述的是职场,从领导冗长而空洞的讲话到员工认真表演工作的忙碌身影;从部门之间笑脸下的相互为难到同事名利争夺上的刀光剑影;从根本不解决问题的会议到不以签约为目标的会谈;从无法考核的年度计划到皆大欢喜的年终总结。行文流畅的文件、精致美观的PPT、漫长的会议、雷打不动的签到——都是内卷化不小心流露出的蛛丝马迹。 当你在自己从事的行业和机构中,既看不到成长发展的前景,又没有马上树倒猢狲散的危险,那么走向内卷化是大概率的归宿。 “内卷化”的精髓在于,你明明在跑步机上,却跑出了马拉松的自信。 言归正传,当人们把“内卷化”用于描述时下的中国经济和行业发展的时候,却往往偏离了“内卷化”所希望概括的状态。通常会陷入几个误区。 误区之一是把行业迭代当成行业内卷;误区之二是把行业过度竞争当成行业内卷;误区之三是把行业集中度提高当成行业内卷。 内卷化的要义之一是持续化,也就是无论是社会还是机构或个人,如果只是短时间地出现内卷并不能判定其进入“内卷化”,而只是行业或企业发展的阶段性调整。要义之二是静态化,一些行业整体上不再有发展潜力,但行业内部的市场争夺却相当激烈,很多企业积极扩张,很多企业命悬一线,这也够不上所谓的“内卷化”。 对于企业家来说,最大的风险在于行业只是处于过度竞争状态,有一些内卷化的迹象,但企业内部已经自我催眠进入内卷化状态。 一些企业,在行业发展黄金期进入,找到了所谓蓝海市场,比较容易地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企业的管理水平、企业文化并没有与其市场地位相匹配。当行业的黄金期结束,行业内部竞争激烈之后,企业发展找不到新的出路,内部便会逐渐内卷化。 那些秉承商业长期主义的企业总会积极寻找市场的需求,冲破行业发展的瓶颈,从而在根本上避免企业出现“内卷化”,内卷化的反义词就是增长,增长会解决一切内卷化的倾向。要么生产新的品类,要么改变商业模式,要么强化品牌黏性,在一个经济体总体处在发展的时段里,根本不存在什么市场内卷化,存在的只是企业内卷化。 中国经济目前已经进入生产能力全面过剩的时代,除少数高科技领域,很少有不是过度竞争的行业,如果把这种竞争当成市场内卷则很可能把千载难逢的机遇错失掉。 餐饮看起来永远都是过度竞争的行业,由于门槛相对较低,进入者的速度总是快于市场的需求。这两天,餐饮金字招牌全聚德前三季度亏损严重的消息刷屏,但与此同时,连锁中式简餐品牌老乡鸡开店提速,已经逼近年底开店1000家的目标;卖包子的巴比食品,成为包子第一股,上市后连拉涨停。对全聚德来说,餐 饮市场已经高度内卷;而对于老乡鸡和巴比食品来说,这是一个增长潜力无比宽广的行业。 中国经济整体已经进入到工业化后期,消费成为这个时期最主要的增长引擎。实际上,现在我们提出的内循环为主的经济增长方式就是消费社会的基本特征。 放在较短的时间里看,进入工业化后期之后,餐饮、食品、零售、服装、汽车、家装等绝大部分消费品和服务领域供大于求,貌似进入“内卷化”,但只要把时间轴拉长一些,就会发现,即使在很多细分行业中,消费的品类和商业模式的变化也是巨大的。这种变化决定了哪些企业会持续增长,哪些企业会让自己内卷,从而最终被市场所淘汰。 一些企业家不愿意承认失败,一方面像没头的苍蝇找不到出路,对于转型迭代没有信心;另一方面又极力维持企业的虚假繁荣。这些行业是最容易发生企业内卷的。 中国经济一方面正在经历从工业化中期到工业化后期的迭代,同时也经历着信息化对工业化的迭代——双重迭代,在双倍不确定的同时,是双倍的机遇。信息化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传统行业使用工具的革命性变革。农业社会锄头和镰刀就是我们的工具,后来拖拉机变成了工具,现在互联网成为所有行业的通用工具。这给传统行业的转型和模式创新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逐渐成熟并工具化意味着所有行业都可以顺畅地使用这种工具,互联网不再构成传统行业转型和创业的障碍,而成为实现行业迭代的帮手。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其实对中国各行业来说,都没有什么行业内卷化的趋势,要担心的,是企业的内卷化。

免责声明:新闻资讯内容均源自第三方,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指南针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 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Copyright(C) 1999-2018 Beijing Compas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941号 京ICP备05002498号    (中国证监会核发证书编号:000595)

北京指南针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Tel:86-10-8255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