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显示
操盘必读 > > 正文
破产重整大年! 近50家A股公司“格式化”求重生
来源:上海证券报 2019-12-24

你试过硬盘或者U盘格式化吗?一键清零,重新再用。在资本市场,堪比“格式化”操作的当属破产重整,2019年可谓A股市场破产重整大年。截至目前,已有48家上市公司(包括其控股股东或子公司)披露了破产重整申请,数量相比2018年增加一倍多。 多重因素叠加 破产重整申请数量猛增 12月22日,ST银亿和ST河化分别公告,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已分别收到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法院受理了两家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今年6月,两家公司的债权人已经向法院提出申请。 时至年底,一批陷入困境的公司抓紧时间展开自救。12月19日,ST金贵披露有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12月17日,ST安通披露子公司被申请重整;12月20日至21日,重整中的ST盐湖对旗下的三宗资产进行了第四次资产拍卖…… 通过破产重整寻求重生的公司在2019年骤然倍增。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今年以来,A股市场上共有48家上市公司涉及破产重整,其中有15家的重整主体是上市公司,10家公司是针对旗下子公司,还有23家的重整对象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2016年至2018年,涉及破产重整的上市公司(包括其控股股东或子公司)数量分别为11家、15家和23家。 “通过破产重整格式化,从头再来。”有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资深投行人士表示,破产重整的公司数量增多,与外部环境、政策支持有关,还与观念的改变有关。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表示:“以前大家对破产很畏惧,认为是个很不好的事,实际上,重整有时候是解决债务危机的一个很好的办法,有助于企业快速走出困境。” 北京博星证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副总裁杨光华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今年上市公司重整申请大量增加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金融去杠杆政策的实施,使金融环境、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一些高负债运营、扩张步伐激进的上市公司原有经营模式难以为继,导致债务危机;二是资本市场政策和形势的变化使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陷入股票高质押、无力偿债的困境,导致上市公司爆发财务危机;最重要的一点是,监管部门支持符合条件的上市公司通过破产重整化解债务危机。 15家已获批6家 上市公司重整有快有慢 在众多申请破产重整的公司中,不乏曾经赫赫有名的企业。比如,昔日宁夏“羊绒首富”旗下的*ST中绒。 12月18日,*ST中绒披露重整计划执行进展,截至2019年12月15日,管理人银行账户已经收到联合体支付的合计7亿元竞买款项。加上联合体前期已经支付的5亿元竞买保证金,管理人银行账户现金余额为12亿元。在分析人士看来,得到资金支持后,*ST中绒的重整已有了较好的保障。 据此前披露的重整计划,*ST中绒拟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24.57亿股),其中约9.81亿股由管理人进行公开处置,股票受让方参与股票处置的条件为同时承诺另以不低于处置财产第五次流拍价10亿元的价格购买处置财产,其余约14.76 亿股用于抵偿债务和支付重整费用。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今年以来,在上市公司层面申请破产重整的A股公司共有15家,其中6家公司的重整方案已经获得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执行完成后公司有望获得新生。 最令投资者惊喜的是*ST沈机,公司通过重整迎来央企的入主。据公司12月17日披露,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12亿元受让了5.05亿股公司的转增股份,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中国通用技术(集团)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未来将支持公司集中剥离与未来业务规划方向存在偏离的资产,做实做强智能控制机床、做强做优铸造业务。 曾经的资本大佬夏建统,凭借打造睿康系,在A股市场一度叱咤风云。如今,曾是睿康系旗下的*ST莲花已经沦落到破产重整了。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ST莲花的重整计划于12月16日获得法院批准。据方案,公司将以公积金转增股本(约3.18亿股)出让给重整投资人莲泰投资和国控集团,后者还承诺在重整期间提供资金支持,并在重整完成后适时注入回报率较高的优质资产。 还有一家曾经在A股市场熠熠生辉的公司——*ST庞大,如今也走在重整途中。 *ST庞大的重整中,除了利用资本公积金转增股份引进财务投资人并清偿债务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还将无偿让渡所持有的21亿股,由重整投资人及其关联方有条件受让,条件包括确保庞大集团恢复持续盈利能力,2020年至2022年合计净利润达到35亿元。 同属工程机械行业,三一重工的股价正在冲刺历史新高,市值高达1300亿元,而厦工股份却不仅“披星戴帽”,还需要破产重整来获得重生。 有望逆境反转的*ST厦工23日复牌后一字涨停。公司通过重整引入厦门海翼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投资人。据重整计划,拟由转增股份用于偿付债务和补充生产经营所需资金,同时公司拟剥离低效资产,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共同开展智能机械合作等。公司新任控股股东厦门海翼集团承诺,自2020年开始的未来3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4亿元。 *ST柳化的重整已经执行完毕。据查询,公司2018年通过实施重整计划实现债务重组收益12.22 亿元,2019年对低效资产进行了公开拍卖变现处置,目前经营性资产仅保留鹿寨分公司资产,正在努力寻找有意向的战略投资人对公司资产和经营业务进行转型升级。 能“格式化”重整,就有望重获新生。但A股公司也不是想格式化就能轻易格式化的。 据记者统计,一些上市公司的重整进展缓慢。如天海防务,今年3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债权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〇四研究所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公司表示,债权人申请公司进行重整为解决公司债务问题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然而,此后一直没有披露进展消息。另如盛运环保,今年1月,公司发布债权人申请对公司重整的提示性公告,最新进展为,是否进入司法重整仍具有不确定性。 还有一些公司在重整过程中遭遇反复。如神城A退(原名神州长城),今年7月,一家债权人碧辉路桥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12月初,碧辉路桥提出撤回破产重整申请,并获得法院的准许。其间,神城A退已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再如*ST保千,2018年6月,有债权人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今年12月17日,公司收到法院的裁定文件,该名债权人已经撤回了对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今年5月,*ST保千已被暂停上市。 控股股东重整引援 子公司重整止损 除了上市公司的重整外,还有一批公司的重整发生在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层面。 如ST银亿,主要是受控股股东银亿集团的拖累。2016年至2017年,银亿集团完成了对美国艾尔希、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3家汽车零部件公司的收购,大举进军汽车零部件产业,快速扩张后又遇到行业下滑,陷入流动性危机。并因此波及到旗下3家上市公司:ST银亿、ST河化和康强电子。 今年10月,ST银亿也被债权人申请重整,理由是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目前尚没有新的进展。至今年三季度结束,ST银亿净资产尚有131亿元,今年前三个季度的营业收入有52亿元,仍能进行正常的经营活动。 有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由于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而被裁定重整的公司数量明显增加,有些公司虽然还有净资产,但现金流已枯竭,及早救援可以减轻损失。“有些企业的资产质量本身不错,但是由于各种因素,资金链断裂,出现债务危机,这个时候,如果金融机构和司法部门直接采取强硬手段,企业就回天乏术。但通过重整的方式,则有可能被挽救,可以起死回生。” 在广发证券某资深投行人士看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层面的重整,和近两年针对企业的纾困一样,都是为了防范风险进一步向上市公司蔓延。“有些上市公司本来不错的,但是大股东出了事。如果能在大股东层面解决问题,上市公司就能保住,确保经济效益也能产生社会效益。”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目前有20余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涉及重整,除了ST银亿等3家公司外,还有司尔特、*ST信通、ST中南、会稽山、精功科技、兴业矿业、*ST高升、ST新光等。*ST东南的控股股东浙江大东南集团的重整已于今年6月完成,地方国企诸暨市水务集团成为上市公司的新任控股股东。 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主要问题出在子公司身上,对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成为优先选择。典型如*ST利源,今年9月,有债权人对上市公司提出破产重整申请,今年11月,又有债权人对公司子公司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提出破产重整申请,并很快获得法院受理,目前已进入重整程序。据了解,正是由于对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的投资失利,造成了*ST利源目前的困境。 部分央企也通过对旗下子公司的重整来止损。如中色股份12月10日披露,公司作为债权人申请对控股子公司沈冶机械进行破产重整。截至今年9月底,沈冶机械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23.15亿元,负债总额32.65亿元,所有者权益-9.50 亿元,资产负债率141.05%。公告称,沈冶机械于2016年5月被列入国务院国资委待处置待治理“特困企业”名单,亏损逐年扩大,三年脱困目标无法实现,沈冶机械“处僵治困”方式由强化管理提升调整为清理退出。 “申请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是众多求偿措施失效后的最后手段。相较于破产清算,对于发行人以及投资者来说,破产重整是对双方更为有利的选择。”前述广发证券投行人士表示,作为一种救济制度,破产重整的观念在资本市场已渐入人心,并在实践中发展出了多种模式,有助于公司摆脱财务和经营困境,实现重生。 今年来申请破产重整的案例骤增,各方需要注意什么问题? 对此,杨光华表示,首先,对存在严重债务问题的上市公司来说,需及早着手筹划,不要等到银行账户被大量查封、经营面临中止时再考虑重整,越早筹划越主动,上市公司付出的代价越小。 其次,上市公司重整申请被受理的前提之一是不得存在大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及违规担保问题,如果上市公司存在这两个硬伤,需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再次,相关方面应完善受理上市公司重整申请的前置程序。上市公司重整申请的受理门槛很高,需获得上市公司所在地政府和省级政府出文,以及证监会的无异议函。对国有企业来说,由于有政府资源支持,获得企业所在地政府和省级政府出文相对容易。但对民营上市公司来说,获得企业所在地政府和省级政府出文的难度较大。为有效发挥重整制度的作用,及时挽救有价值的上市公司,有必要对受理上市公司重整的前置程序进行完善。

免责声明:新闻资讯内容均源自第三方,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指南针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 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Copyright(C) 1999-2018 Beijing Compas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941号 京ICP备05002498号    (中国证监会核发证书编号:000595)

北京指南针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Tel:86-10-8255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