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显示
操盘必读 > > 正文
全国社保基金原副理事长王忠民:新时期LP投资如何创造最大的风险收益?
来源:开利财经 2021-09-27

在中国当前投融资环境下,LP如何辨别风险,把握交易机会,提高投资收益? 今天(27日)上午,在上海临港新片区滴水湖产业投资者大会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下称全国社保基金)原副理事长、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理事长王忠民,发表演讲,分享自己的观察与研究。 全国社保基金,由国有股减持划入的资金和股权资产、中央财政预算拨款、经国务院批准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及其投资收益构成,是中央政府专门用于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基金。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按照章程规定,理事会负责管理全国社保基金,履行以下职责:“选择并委托全国社保基金投资管理人、托管人,对全国社保基金资产进行投资运作和托管;并在规定的范围内对全国社保基金资产进行直接投资运作”。 王忠民是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博士。作为中国社保基金领域的老兵,2003年12月加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起,即就任股权部主任,一年后升副理事长到2017年12月退休,在全国社保基金工作了整整14年,对社保基金的托管和投资业务非常熟悉。在今天上海临港新片区滴水湖产业投资者大会项目签约现场上露面的多家知名基金,背后就有全国社保基金的身影。 王忠民对当下中国政策和产业环境下,LP的投资机会有非常深入的思考。以下是他的演讲摘要部分,内容有删节: 王忠民: 刚才签约的时候,我看全国社保基金投资的多家基金都在签约行列,说明社保基金也参与其中,分享到投资的收获。今天我分享LP投资提升收益需要注意的三个关键词:风险识别、外部性收益、交易机会。 一 、风险识别 如果我们看芯片领域,你会发现在PC年代、在手机芯片领域的变化。过去PC年代芯片的生产厂家市值一路下滑,而手机集成集约芯片市值走向顶峰以后也在横盘。但是,为汽车、为云做芯片的公司今天供不应求,而且因为芯片的短缺,汽车产量已经受约束,如果今天要买新车的话还要加价。 所以芯片领域的投资,要看你是投在哪个领域和什么方向。如果你投到了汽车云芯片领域中,特别是投在了这个芯片已经走过培育阶段而处在量产和市场化、市占率普及提高的这个阶段,你显然走在了低风险、高成长、高爆发的道路上。 云世界来了,下一代手机已经不是今天在微型端口中处理一切的手机,而是云手机,在云端处理一切事务。那么,你投资下一代云的时候是投在5G基站,还是投在智能分布式云数据算法? 如果你投在基站,随着5G基站的投资过程忠大量前端应用还没有充分拓展的时候,投资周期就会拉长,回报率就会拉长。如果你投在了当中最优算法、最优功能、最优专业垂直细分领域的时候,那你已搭上了云世界在智能领域的爆发场景。 这些案例和故事说明,在数字化互联网时代,如果在你投资的关键节点风险识别能力足够强、风险认知能力足够强,你可以在看起来高风险、风云变幻、瞬息万变的市场当中,找到爆发的利润成长点、爆发的产业成长点、爆发的时代新领域。 能做到这一点,就会得到超额收益,超额收益是新风险识别认知下的超额收益。 二、外部性收益 如果一个园区能够迅速吸引大量投资,就像今天火爆现场中这么多的签约,这个园区的基础设施一定会获得快速成长,园区每一亩土地的拍卖价格一定会提升,园区的就业水平、人均收入水平、乃至园区服务也会得到大量提升。 但内部性收益还没那么重要,真正最大的外部性收益,来自于新经济产业链中的拓展效应,外部性收益越广越多越深厚,才整体性回报总回报率才最高。 比如,你吸引了特斯拉,特斯拉可以把全球产业链中的某些环节吸引到这里,链条的吸引,既可以用新项目落户,也可以对原有当地传统链条进行新数字化改造,然后变成新的生产能量,反向把你的存量资产、存量产业链激活。 你甚至可以设想,如果在一个产业园区里引入了一个龙头公司,哪要不要引入这个领域里的第二个龙头公司?如果你同时引入了两个三个,公司开始形成竞争张力的时候,新产业链条就会长期稳定在领先步伐中。而他们之间集合起来的产业链渗透和带动效应,特别是对传统产业链的改动,会有更强效应。 如果你引入了特斯拉,那你可以引入另一家新能源汽车,这时候就可以产生有竞争张力下的产业链外部性扩张效应,而不是你作为LP,作为所在地的国有资本,整天盯着他看着他。这个外部性收益才是重要的。 如果外部性收益才是做园区引导资金,才是我们做母基金的的重大收益来源,如果这个产业链条足够长,如果这个产业链条足够广,如果你园区中的产业链条生态足够好,除了原来母基金投向各子基金时,给你付了管理费,你给我带来了收益,我给你carry,此外我可以用母基金跟投,在你筛选尽调投资后又跟进一部分,用我独立的资金去投,这部分既不分carry,又不付管理费,这才是我的大部分收益来源。 三、交易机会 如果你是母基金,一线城市的引导基金,园区的引导基金,你会发现所有基金特别是母基金中含有国有资本的,最忧虑的一件事,是能不能退出?如果能创造出市场的交易机会,就能带来公允价值的交易退出,而公允价值的交易退出,对于国有资产、对于社保基金、对于母基金、对于引导基金,显然在财务逻辑、纪律逻辑、社会效应中,会更加好。 在这个新时期,我认为有三点交易机会: 第一,如果上海在母基金和引导基金中,能迅速推出S基金的交易场所,以及S基金交易后台财务的结清算、确权、股值、信评等一系列金融服务,那这块份额转让市场就会成为活跃的市场,还没等到上市,就可以产生交易机会去退出。 第二,如果看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有企业原来买了荷兰的光刻机,后来居然公司办不下去了。可能破产清偿,如果你是自己的园区,有产业又有基金,为什么不在他的垃圾债和优先股跌到最低、资产大幅打折的时候,把它拿回来,做最后的贷款人和最后的做市商? 这样的交易机会,小基金、小市场做不出来,只有像上海、像上海的园区,在原来投资领域中有母基金、有大基金,才有逻辑搭建出有效的市场来。当这个市场来临时,你有所准备,你就会创造出新的交易机会,成长发展。 上海两年多前推出科创板,试行注册制,这无疑对专精特新、硬科技公司上市IPO推动了最好的交易机会,我们投在这些公司中的基金,都会及时、高估值地退出。 第三、全球范围内,在注册制制度下的最新交易机会是什么?SPAC。如果上海在中国首先推出SPAC,是否会创建一个注册制下的新交易交易机会? 相信原有投资中需要资金的科技公司、需要资金的母基金、需要资金的专业垂直细分基金,都可以用组建SPAC,建立起一个金融服务的连接点,建立起标的资产和资本之间的接口。 总结:如果原来只有IPO一个市场交易机会,现在有了S基金的交易机会,也有吸纳其他过去不能交易、甚至是不良资产的处置机会,还有新的交易SPAC的机会,或者更多,就可以创造出无限节点的交易机会,我把交易变现再投资,看成是这个闭环中重要的节点和重要的实现窗口。 用新的风险识别获得额外的风险收益;用新的交易结构、新的市场发现,不仅获得内部性收益的最大化,还获得外部性收益的最大化,你就会融得更多的资金,会投出更多的项目;如果还能在创造交易机会、利用已有的交易机会中,放大交易的流动性和实现收益的变现性,你一定是新时期基金投资、LP投资中的的胜利者。

免责声明:新闻资讯内容均源自第三方,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指南针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 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Copyright(C) 1999-2018 Beijing Compas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941号 京ICP备05002498号-3    (中国证监会许可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证券投资咨询)机构)

北京指南针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Tel:86-10-82559988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